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服务 > 致富经验

    “绝种鸡”的新诱惑

    2008年4月3日9:15:00  【字体:  

       

      上午八点,杨福生就来到他的养鸡场,今天他要挑选出几只鸡。养鸡两年多了,他的鸡将第一次走上餐桌接受别人的检验。

      杨福生:“东海,捕三只鸡,我们今晚要吃的。”

      种鸡叫萧山鸡,现在他们逮的都已生长了一百四、五十天。

      杨福生:“好,这个鸡,怎么样? 我看看,红毛,有点长出来了。”

      虽说是一百四、五十天,但对萧山鸡来说,它们还是童子鸡。一会儿它们要被送去杭州的酒店,做成叫化鸡。

      杨福生:“时间来不及了。”

      虽然时间很紧,杨福生还是坚持将这些鸡全部宰杀掉,活鸡不外流,是他的规矩,这涉及到他的商业秘密。

      杨福生:“因为我是独家的,你拿出去我拿出大家都竞争。”

      

      晚上杨福生要在杭州举办一个品尝会。今天送过去的鸡,是否符合酒店的要求和与会者的满意,将决定杨福生的鸡下一步能不能走向市场。

      杨福生:“今天我们拿过来的鸡怎么样?”

      杭州新新饭店总经理 徐步荣:“还可以。像这个鸡呢,要求就比较高的,它主要是要控制在3.5斤到4斤左右的这么一个大小,而且要求是当年的,最好是没有下蛋之前,用的是最好的,因为当年,我们周总理请国宾的时候,这个叫化鸡,选的鸡就是像这么大小的。”

      叫化鸡是杭州传统名菜,传说是由乞丐发明,在童子鸡的鸡腹中填满佐料,然后用荷叶包扎,在外边裹上泥,放在火中煨烤三四小时。这道菜的最佳原料以萧山鸡为好。

      杭州新新饭店总经理 徐步荣:“原来我们杭州做那个叫花子鸡呢,就是以选择萧山鸡为多,那么因为萧山鸡的肉呀比较好。”

      徐步荣是杭州新新饭店经理,国家级烹饪大师。在他的饭店,叫化鸡依然是招牌菜,而为了寻找叫化鸡的原料,他们却很是发愁。

      杭州新新饭店总经理 徐步荣:“为了找好的鸡,采购员也很辛苦,跑来跑去跑,如果现在有这么优质的鸡的话呢,那我们在采购方面也便利很多。”

      那么用杨福生今天送过来的鸡做出的叫化鸡,口感如何呢?大家都很期待。

      浙江家禽协会会长 吴金先:“这个鸡呢 跟20年前的也差不多。”

      萧山区农业开发办办公室主任 丙振华:“好像是过去的,已经是很久以前的味道又回来了。”

      浙江省家禽协会会长 陆铁生经理:“香、嫩、吃它那个肉比较滑,这就是以前的味道。”

      原萧山种鸡场场长 陈文辉:“不正宗烧不出这个味道。”

      原汁原味的叫化鸡得到了品尝人的认可,现在在杭州萧山区,只有杨福生养有这种鸡。至于当初能不能养出来,他自己也是心惊胆战。杨福生是杭州市萧山区农民,以前是养水产的,怎么又会养起萧山鸡呢?

      萧山鸡是地方土鸡品种,以萧山地名命名。这种鸡体型较大,而且肉质细腻,不仅在本地名气十足,更是名声在外。

      杨福生:“山鸡就是体型比较大,它的毛色好,真的很光亮也很漂亮,金黄色的,它那个羽毛,以前我们这几个羽毛,以前我们还是出口到英国去的那个贵族的头上那两根毛,这里的羽毛真的很漂亮的。”

      因为萧山鸡很有名气,前几年杨福生外出推销水产,人们一听他是萧山人,总会问起萧山鸡。被问多了,杨福生逐渐感觉到这是一种商机,他萌生了养萧山鸡的想法。2005年5月,他去萧山区农业局咨询萧山鸡的事,却得到了一个令他既吃惊又失望的消息。

      杭州市萧山区农业局畜牧科 余世富高级工程师:“当时我就跟他说,正宗的萧山鸡已经断种断了十几年了。那么在萧山你要找到纯种的萧山鸡,已经找不到了。”

      

      上世纪八十年代,国外肉鸡品种进入国内,肉鸡生长速度快,效益好。由于当时大多数消费者对肉质要求不高,不光是萧山鸡,国内很多土鸡品种,都因为肉鸡的大规模饲养和杂交而濒临灭绝。

      杭州市萧山区农业局畜牧科 余世富高级工程师:“即使有,也是已经有点变种掉了,杂交了,要是纯种的话,纯种血统的话只有到国家基因库去引。”

     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没人养呢?市场缺口就是赚钱的机会,杨福生要重新养萧山鸡。

      杨福生:“因为大家吃的观念都在变,吃的条件也在提高,可能萧山鸡恢复是恰到好处的时候。”

      2005年9月,在萧山区农业局的帮助下,杨福生以每只50元的高价,从位于江苏省扬州市的国家地方禽种基因库,引回了1580只萧山鸡苗。 这些价格不菲的鸡苗被杨福生视为珍宝,他期待它们早日带给他财富。180天后,萧山鸡陆续产蛋,杨福生却发现900多只母鸡只能产五六百只蛋,产蛋率很低。 到了2006年7月,鸡养到300天时,产蛋率更是每况愈下。

      养鸡场工作人员 倪新建:“那段时间少了,900多个鸡产蛋只有100多个鸡蛋,100多个鸡蛋就产蛋率下降了。”

      现有的3000只不能近亲繁殖,第二代种鸡又没有孵化出来,自己辛苦有可能白费了。

      

      杨福生:这是功亏一篑的事情,如果产蛋率下降,你种保不住了,不多了,扩群也有问题。

      养鸡场工作人员 倪新建:“等于白养了,那肯定白养了。”

      原种鸡一天天老化,过了产蛋高峰,导致产蛋率下降。技术人员紧急对900只母鸡,实行强制换羽,延长产蛋期一年。种是保住了,杨福生的心情并不轻松,因为他发现萧山鸡不仅产蛋率低,个体大,生长周期也长。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鸡却没有人养。是放弃还是坚持?就在他进退两难时,他养萧山鸡的事却吸引了研究人员和媒体的注意。

      浙江省农科院 卢立志:“如果说我们这么好的宝贝,世界级的宝贝在我们手上消失了,那不是成了历史的罪人吗?”

      浙江报业集团《今日早报》记者 洪慧敏:“各种各样的畜禽产品,它这个品种都在消失和退化,那么我觉得萧山鸡就是一个引子,就是一个题目的引子。”

      杨福生的养鸡场,隔三岔五都能看到研究人员的身影,也有人看到媒体的报道来买鸡的。 可他却一只也不敢卖。卖活鸡会让种外流,杀掉卖却不新鲜。 又要保种,又要赚钱,杨福生左右为难。一年下来,共投入了50多万元,精力大却都被耗费在保种上。

      

      既然怕种外流,能不能把鸡阉掉呢?萧山民间有吃阉鸡的习惯,红毛大阉鸡是过去年夜饭中的压轴菜。现在这种习惯依然保留。把鸡阉掉,商业秘密不就保住了。

      记者:“阉鸡什么时候阉?”

      杨福生:“六、七十天的时候。老公鸡鸡冠很大的,阉掉就小小的一块,肉质比较新鲜,体型比不阉也要大1、2斤,阉掉的生长速度快。”

      通过经销商方柏仁,杨福生共卖出过5千多只阉鸡,可这跟自己的投入比起来简直是凤毛麟角。阉鸡饲养周期要200天以上,体型大养殖成本也大,加上只在春节吃,不太适合日常消费。

      杨福生:“我们传统的模式养的话,像阉鸡什么的还是要这个大鸡的,就是说你普通家里去买个鸡,今天一杀就想吃的,那三口之家现在太大了。”

      能不能把萧山鸡的体积缩小,又保持其肉质不变呢?2006年8月,他和浙江省农科院的专家卢立志,谈了自己想改良萧山鸡的想法。

      浙江省农科院畜禽研究室主任 卢立志:“我们也没有鸡,他们引进来,我们到处找也找不到,所以我们也想到基因库去引,结果他已经引进来了,那就是一拍即合了。”

      卢立志是畜禽专家,他为萧山鸡设计了5个优化组合方案。把萧山鸡和其它小型的、产蛋率高、肉质好的地方土鸡进行杂交。

      

      浙江省农科院畜禽研究室主任 卢立志:“充分利用了母本的优势,又利用了萧山鸡肉质好,生长速度快,体型外貌好,这样的优势都利用起来了,这样达到最好的经济效果。”

      2006年底,杨福生的萧山鸡达到1万只,筛选3千只优化组合,这一过程又耗时一年多。原以为时间轻松的事,没想到却既耗时又费力,两年多时间,杨福生终于搞出了一个经济效益满意的品种。

      杨福生:“这个是母鸡,母鸡它是110天左右,110天左右的话,它那个毛色什么的,基本上母鸡的毛色,跟我们萧山鸡的毛色相似的,这个母鸡的话,也有3斤左右,大小个体,通过改良以后,我们这个品种我蛮有信心的。”

      这样的母鸡,养殖场里共有5千只。因为是和其它地方优质土鸡杂交,鸡的个子变小,产蛋率高,肉质也没有太多变化。最重要的是,杂交后,杨福生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商业秘密被泄漏了。2008年,他计划将这种带有萧山鸡血统的鸡大规模推向市场。

      杨福生:“2008年,我们的鸡舍就是3万套种鸡,3万套种鸡也就是300万鸡苗,300万鸡苗就是300万只鸡推向市场。”

      两年多的辛苦,他的鸡终于要面市了。2008年1月28日,杨福生在杭州新新饭店举办萧山鸡品尝会,他要让阔别近20年的萧山鸡,重回杭州人民的餐桌。

      杨福生:“各位领导,各位专家,今天我有三只鸡想让大家品尝一下,这三只鸡都是我们萧山鸡做的,这个叫化鸡是一百四、五十天的。”

      通过这次品尝会,他已经和酒店达成协议,向他们供应纯种的萧山鸡,同时他还打算让自己的鸡进更多的酒店。




  • 相关文章:

  • 相关评论:
      我的留言  匿名 姓名: 验证码:点击刷新验证码